当前位置: 主页 > 专题 > 纪念建党100周年 > 追寻初心 鹤壁印记 >

豫北战役期间晋冀鲁豫野战军后方医院所在地——施家沟村

豫北战役期间晋冀鲁豫野战军后方医院所在地——施家沟村
家家是病房,户户住伤员

晋冀鲁豫野战军后方医院重伤员治疗处旧址。

□鹤报融媒体记者 王玉姣 文/图

 在鹤山区姬家山乡施家沟村,每年清明节,村民们都会到村西北四亩堰地祭奠长眠于此的在豫北战役中牺牲的烈士。

1947年,根据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决定,由刘伯承和邓小平指挥晋冀鲁豫野战军出师太行,挺进豫北,进行了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豫北战役。其间,晋冀鲁豫野战军在施家沟村设立了后方医院,救治伤员,保证部队的战斗力。

“当年,解放汤阴的战斗处于激烈状态,我们村的壮劳力成立担架队,上前线转运伤员;妇女们成立妇救会,护理伤员。妇女们洗伤员的血衣、绷带时把村中的一条小河都染红了。”4月7日,施家沟村72岁的赵安金说。

大人护理伤员,小孩儿站岗放哨

 在赵安金的带领下,记者来到豫北战役晋冀鲁豫野战军后方医院旧址。赵安金首先带记者看望了村民张各珍。张各珍今年93岁,当年她是村里的妇救会主任,参与了护理伤员。

“1947年春天后方医院成立,那段时间,几乎每天都有伤员从前线被抬过来,村里很多人家里住满了伤员和重病号。”提起当年后方医院的一些事,张各珍记忆犹新。

张各珍回忆,那年,施家沟村已经解放,群众基础比较好,距离前线不远,且村子处于深山,隐蔽性好,比较安全,这也是晋冀鲁豫野战军把后方医院设在施家沟村的原因。当年,后方医院的医护人员还不到30人,前线不断送来伤员,伤员最多时有上百人,村民们自发组织起来协助军医护理伤员。

 村民们成立了担架队,有的抬伤员,有的跋涉几十里山路往前线送弹药。妇救会组织妇女为伤员做饭、喂水喂饭、洗衣服、接屎接尿;孩子们组成儿童团,昼夜轮班在山上站岗,防止敌人破坏医院。护理伤员时,我们要给伤员擦身体、换绷带,搀扶伤员锻炼,我们还在水井旁支了3口大锅,用开水煮绷带和手术器械消毒。”

在那段艰苦的日子里,战士们与村民结下了深厚的感情。有一段时间由于伤员多,村里的6个护理点住满时,村民纷纷腾出房子,让伤员住到自己家养伤,当时“家家是病房,户户住伤员”。张各珍护理伤员特别细心,部队一般会安排她护理重伤员。

 有一次,她负责看护一名胳膊被炸断的年轻战士,她看到这名战士受伤的情形时,眼泪一下就流了出来。为了宽慰那位战士,她在护理时讲笑话给他听。从交流中她了解到这位战士是林县(今林州市)人,他家距离施家沟村还不到二十里地。“我当时很想去通知他的父母,可是被这名战士阻止了,他还一个劲儿向我道谢。”张各珍回忆起那段往事时边擦眼泪边说,在村里养伤的战士常把“谢谢”挂在嘴边,轻伤员还主动帮村民干活儿,妇女们则熬夜缝军衣、做军鞋。“部队撤离时,专门杀了两头猪给我们改善伙食,部队领导在台上讲话时还向我们表示感谢,好多战士哭着向村民敬礼告别。”

救治700多名伤员,受到皮定均将军表扬

 施家沟村的许多传统民居是河南省文物保护单位。这些传统民居均以石头为主要建筑材料,依山就势而建。“这些房子比较坚固、宽敞、冬暖夏凉,适合伤员休养。其中李家大院南坪3号院是当年晋冀鲁豫野战军后方医院的指挥部和重伤员治疗处。”赵安金说,李家大院南坪3号院如今是李付所、李永江等4户村民的家。该院落共有11栋32间房屋,房屋从低处向山坡依次为前院、中院和后院,且之间有地道相连,如遇紧急情况,可通过地道从前院退至后院,最后从后门进到山里。

赵安金介绍,南坪3号院前院的一间堂屋便是当年晋冀鲁豫野战军后方医院的重伤员治疗处。这间屋子为石砌圆拱结构,面积约50平方米。张各珍回忆,当时,后方医院只有简易的医疗用具和用品,村民们把床铺或门板送到这儿当病床,这里最多时住着二三十位重伤员。

晋冀鲁豫野战军后方医院指挥部旧址旁边的一处四合院是村民王文军的家。当年,这里不仅是伤员休养点,也是手术室。“好多伤员做了截肢手术,我们看着就心疼,护理起来也更加用心,大伙晚上轮流熬夜看护他们。”张各珍说,为了给伤员补养身体,村民们拿出平时舍不得吃的鸡蛋、小米,自己则吃米糠、野菜。

“我听家里的长辈说,当年条件艰苦,救护人员想尽办法保证伤员能接受治疗、能有饭吃,有的伤员需要一口一口地喂,我们这里前后共接收700多名伤员,大多数伤员被治好后重新归队,皮定均将军曾经表扬过后方医院作出的贡献。”赵安金说。

11位无名烈士长眠施家沟

 赵安金介绍,当年有不少战士因医治无效而牺牲,部队就把牺牲的战士安葬在村西北的四亩堰地,在墓中放一块刻有该战士信息的砖。村民们也是从那时起,每逢清明节就到四亩堰地祭拜革命烈士。

四亩堰地最多时葬着上百名牺牲的战士。后来有不少烈士家属找到这里迁走烈士的遗骸。目前,还有11位烈士因个人信息丢失而长眠于施家沟。

 每次提到这些烈士,赵安金就禁不住眼含热泪。赵安金说,他在村里的小学任教时,每年都会组织学生到四亩堰地缅怀先烈。施家沟村的党员每年也会集体到四亩堰地祭拜无名英雄。

斯人已去,历史将永远铭记。

 

发布时间:2021-04-14 08:45 来源:鹤壁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