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遗址遗迹 >

中共林安汤边工作委员会旧址

中共林安汤边工作委员会旧址位于河南省鹤壁市鹤山区姬家山乡西顶村,鹤山区是鹤壁建市所在地、地名发源地,属于革命老区,是鹤壁最早传播马克思主义火种的地区,是鹤壁工人运动的源头,鹤壁第一个工会产生的地方,共和国开国将军蒋克诚率部再这里英勇抗日,建立了鹤壁第一个抗日民主政权村,是刘伯承、邓小平发动豫北战役的主战场,从这里掀开了千里跃进大别山的序幕。

鹤壁鹤山区革命历史悠久,五四运动打破了河南沉闷的政治空气,马列主义在鹤壁开始传播,上海资本家建设的新纪煤矿爆发了工人运动,形成了鹤壁历史上第一个工会组织。1926年,经中共豫区委批准,中共汤阴县支部委员会成立,重点在鹤壁地区广泛开展革命活动。东马驹河村成珍带着对共产主义的理想信念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鹤山区第一个共产党员。1927年,国民政府疯狂镇压,白色恐怖笼罩全国,在学校任职的成珍,深感教书救国不如拿起枪杆子斗争,毅然投笔从戎。临行前告别家人,他交给父亲一个用腊裹着的小纸卷:“我要走了,这一走就不回来了。将来共产党胜利了,你就拿着这个去北平找我。”告别怀孕的妻子,他强忍着眼泪说:“不管生个男孩女孩,都要好好教育,长大了像我一样参加革命。”不久成珍因叛徒告密被捕。在监狱一年多时间里,他遭受了无数严刑拷打和百般折磨,敌人逼他悔过自新,被他严厉拒绝;对他大刑逼供,他宁死不屈。他绝食斗争,宁吃自己的被套,也不看一眼敌人端来的饭菜。生命垂危之际,敌人要他写自首书,他用颤抖坚定的手写下了“我没有什么可写的”几个大字后壮烈牺牲,时年23岁。大革命运动跌入低谷,为积蓄力量,党的活动转入地下,革命火种等待着燎原时刻的到来。

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1937年7月,卢沟桥事变。1937年11月,安阳沦陷。1938年3月,鹤壁沦陷。正面战场的失败标志着以国民党为主体的阵地防御战基本结束,以中国共产党为主体的游击战进入主要地位。党中央根据形势发展,及时提出党在华北的基本任务:坚持独立自主的原则,大力发展华北的游击战争,建立抗日根据地,创造全面抗战的新局面。

根据党中央部署,八路军相继挺进豫北敌后,组织抗日武装,积极发动群众,迅速开创了华北抗战的新局面。1943年春,为开辟豫北抗日根据地,129师政治部副主任兼太行军区副政委黄镇带领部队转战豫北。太行军区决定成立七分区,皮定均任司令员,派蒋克诚34团到鹤壁地区开展武装斗争,为尽快建立党组织,邓小平派邢真随蒋克诚团一同奔赴鹤壁。

蒋克诚,是一名经过长征,后来转战南北的共和国开国将军。邢真,是安阳地方培养起来输送到129师的优秀干部,这2人风云际会、英雄相惜,立刻大刀阔斧的行动起来。为适应斗争需要,切实加强对林州、安阳、汤阴地区革命统筹协调,经上级党组织批准,在鹤壁西顶村成立了中共林安汤边工作委员会(简称边工委),蒋克诚任边工委书记,邢真任副书记。边工委主要任务是宣传抗日政策、建立抗日政权、发动群众开展斗争。

边工委迅速成立了中共汤阴县委和汤阴县人民政府,邢真任县委书记,在鹤壁竖起了抗日民主的大旗。

为发动组织群众,八路军工作团深入农村,访贫问苦,谈心交友,很快就在王家辿建立起鹤壁第一个人民当家作主的村政权,选举王金山担任该行政村村长,并发展农会会员190多人,自卫队员120多人,成为我党在鹤壁领导抗战的第一个立足点。截止1944年,平汉路西建立了35个村政权,发展农村党员20多名,成立了4个党支部,群众基础进一步扩大。

抗日力量的壮大,引起了当地反动势力的不安,1943年10月,反动的孙真会在柏尖山秘密召开会议,企图破坏我党的抗日活动。边工委获悉后,邢真带领县大队50余人急行军赶到会场,迅速将其包围,义正言辞的向孙真会提出不能影响抗日、援助并提供情报给县大队、开会必须通知县政府的三条要求,当场震慑了孙真会大小头目,导致其很长时间内不敢开展活动,后来孙真会在各方革命势力打击下不断瓦解,边工委的影响日益扩大。邢真在林州、安阳、汤阴打出了名气,此后又先后担任了淇县、淇汤县、安汤县委委员,任汤阴县大队、淇县县大队、淇汤县大队、安汤县大队、安汤独立营、安汤独立团副政委。

边工委书记蒋克诚将工作重心放在了队伍建设上,他带领34团参加了由李达、皮定均指挥的林南战役,组织了西夏城战斗歼敌近一个团。战斗过程中,当地群众不断送水送饭,考虑到豫北人民在孙殿英压榨和严重灾荒下,生活困难,战士们劝群众不要送饭,群众说:“今日你们帮我们报仇,我们情愿给你吃,不吃就是瞧不起我们。”林南战役历时9天,共歼灭日伪军7000余人,攻克收复据点80多处,解放人口40余万。《新华日报》高度评价,认为林南战役是太行山上继百团大战后最大一场战役。之后,蒋克诚率领34团作为突击队,解放了水冶城。

1945年9月2日,日本无条件投降。抗日战争胜利来之不易,据不完全统计,中国人民伤亡高达1800万人,财产损失和战争消耗1千亿美元,国民党军队伤亡损失320余万,共产党抗日军队伤亡70余万。鹤壁被日军占领期间被掠夺煤炭10余万吨,破坏煤田24000平方米。汤阴县共有死亡人员1400人,其中鹤壁地区536人。

抗战结束后,蒋介石撕毁停战协定发动全面内战,为争取东北,中共中央先后派遣2万名干部和10万大军挺近东北。蒋克诚先后参加了辽沈、平津、渡江等战役。新中国成立后他率部参加湘西剿匪,1951年参加抗美援朝,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获三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留守地方的邢真同志历任太行军区58团、50团、52团副政委、政委。1947年7月历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第15兵团补训四师宣教科长、第13兵团宣传科长。1955年被授予中校军衔(正团级),荣获中华人民共和国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三级解放勋章和朝鲜二级自由独立勋章、三级国旗勋章。

国民党军队3个师5万人大举进攻豫北根据地,汤阴县委撤退到了王家辿村,后撤退到林县。鹤壁被孙殿英重新占领,敌人在占领区进行野蛮的统治和残酷镇压。地主还乡团在进攻解放区前,扬言:“回村先杀共产党员、农会干部,后杀积极分子,再杀农会会员。”鹤壁镇干部曹书贵被敌人大卸八块后,将头颅挂在树梢上恫吓群众。张家沟农会会员康锡山、郭家岗民兵队长等被敌人活埋或砸死。孙家荒村村长孙富生母亲被敌人活埋,梨林头村农会副主任孙秋全、民兵班长孙全贵等5人被一起活埋。蜀村及周边村的农会干部9人在龙宫被挖坑活埋。敌人在占领区推行乡村村联保统治制度,村村设保长甲长。豫北地区一片白色恐怖。

为消灭敌人,配合陕北和山东解放军作战,保卫党中央,刘伯承、邓小平指挥晋冀鲁豫解放军挺近豫北。撤退到林县的各县党政军民也开始向敌人进行反击,展开著名的牟山斗争,先后收复80多个村庄。刘邓部队则于1947年4月5日收复鹤壁镇,5月1日攻克汤阴城并将孙殿英押送到大吕寨村,基本摧毁了国民党联系东西两个战线枢纽带的防御体系。有力配合陕北山东解放军作战,为解放军转入战略进攻创造有利条件。豫北战役中,鹤壁辖区有4万多人参与了运送弹药、运送伤员,5000多人报名参军。

豫北战役中,解放军先后在施家沟、杨邑等建立后方医院。当时整个施家沟村住满了伤病员,县委对招待伤员中心口号:“战士流血为人民,咱们招待如亲人。”据当地群众叙述,施家沟村中河流都被清洗的纱布染红了。每当伤员从前线抬到村里,村里的妇女便争先恐后的为伤员服务,喂米汤,洗伤换药,一些重伤员大小便失禁,村里的妇女像对待自己的亲人一样,帮他们擦洗身体。有的伤员连吃饭喝水的能力都没有,负责护理的妇女便口对口喂饭喂水,不少伤员被感动的痛哭流泪。

为纪念牟山斗争死难烈士,汤阴县委决定在鹤壁镇的九孔桥南边建立革命纪念亭,树碑撰文,昭示后人,碑文除书刻了39名烈士的名字外,还将150多名牟山战斗英雄的名字镌刻于英雄碑上。

新中国成立后,鹤壁的发展掀开了新的一页。1957年3月28日,国务院批准成立鹤壁市,市委市政府位于鹤壁集天主教堂院内。郝明甫任中共鹤壁市委书记。鹤壁市因煤而兴,建市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市委的中心工作都是发展煤炭工业。1957年鹤壁创下全国煤炭系统15项国家纪录,1958年创下74项国家纪录,成为全国煤炭战线的一面旗帜。1959年,中央煤炭工业部、全国煤炭工会在鹤壁召开了全国煤矿基本建设现场会,大会的召开和拍摄的电影,让建市不久的鹤壁市在全国的知名度迅速提高,再加上鹤壁矿区的大规模建设,来自五湖四海的大批热血青年积极响应党的号召来到鹤壁,支援鹤壁煤炭工业建设。为了安置大批煤矿职工,市委、市政府沿矿区周边兴建了一大批矿工住宅区和街道、马路。配套的工业企业、食品企业、文教卫生广播等单位也相继投入建设,鹤山区迎来建国后第一个大发展大繁荣时期,郭沫若写《西江月》高度评价:“鹤壁蒸蒸日上,乌金滚滚汪洋,协同钢铁与棉粮,高举红旗迈往。”自此,鹤壁凭借丰富的煤炭资源和厚重的历史人文积淀,迎来了崭新的发展机遇。

习近平指出:回望过往的奋斗路,眺望前方的奋进路,必须把党的历史学习好、总结好。把党的成功经验传承好、发扬好。今天的鹤山,在市委市政府正确领导和区委区政府的坚强领导下,栉风沐雨,砥砺前行,全区上下凝心聚力,担当作为,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引,统筹做好社会经济发展,奋力完成了脱贫攻坚,“十三五”时期目标任务,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取得伟大历史成果的高质量答卷。展望明天,鹤山区将更加紧密地团结在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学党史、悟思想、办实事、开新局,以永不懈怠的精神状态、一往无前的奋斗姿态,以优异成绩迎接建党一百周年。

发布时间:2021-04-25 08:05 来源:鹤壁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