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遗址遗迹 >

淇滨区毛连洞村红色教育基地

太行之北,褪去层林尽染的山色;

绝艳古村,看遍岁月峥嵘的打磨。

走进淇滨区大河涧乡毛连洞村,就被村里宽阔的街道和古朴的民居所吸引。但更吸引我们的是毛连洞村悠久的历史和杨氏族人做的毁家纾难的事情,像陈忠实笔下的《白鹿原》一样有传奇色彩。

毛连洞村附近有赵长城

毛连洞中心学校门前有一块题有“牟山村”的石门额,落款为民国十八年(公元1929年)。村民们告诉记者,“牟山村”这一叫法古来有之,其来源或可追溯至战国时期。《史记·赵世家》记载,战国七雄之一赵国的国王在公元前424年将都城迁至中牟,此后的38年间,赵都中牟共经历二代三王。公元前386年,赵敬侯将赵国都城从中牟迁到邯郸,这才结束了中牟作为赵国都城的历史。

“荡阴县(今汤阴县)西五十八里有牟山,盖中牟邑在此山侧也。唐代学者张守节在《史记正义》里将中牟邑的位置明确在今牟山一带。我国历史地理学科主要奠基人谭其骧、先秦史学家杨宽、历史学家白寿彝等人均支持张守节关于中牟邑位置的观点。

虽然已经过2000余年,但赵都中牟那段历史仍能在毛连洞村找到痕迹。对本村历史有研究的杨有庆介绍,毛连洞村附近的山上有人工砌成的石墙,毛连洞村南约1公里的窑洞村三山坡上长约3公里的石墙仍保存完好。2002年,著名长城研究学者罗哲文先生专程来此考察,认定此段长城正是2000余年前战国时期赵国人所修建。

在山城区石林镇耿寺村关帝庙前一座光绪十年所立的石碑上,“毛连洞”被写成了“磨镰洞”,但在此之后,多版本地方志中将该村村名写成了“毛莲洞”。村民们说,该村先民最初挖窑洞而,当地遍布泉眼,十里八村的樵夫路过泉眼时都会停下来饮水歇息,顺便蘸着泉水在山石上磨镰刀,因此该村得名“磨镰洞”。“磨镰”一字曾被误写成“毛莲”,后又被改成“毛连”。

这里曾上演鹤壁版《白鹿原》

毛连洞村绝大多数村民姓杨,村中心的大皂荚树旁成片的古民居曾是杨氏一族中的富户杨配镐及其子孙置办的宅院。村中一些上了年纪的人说,他们依稀记得杨配镐是本分的乡绅,待人和善,即便在当时的汤阴县城也颇有名望。

杨配镐居住的老宅是一座保存较好的清代庭院,这座庭院在大皂荚树北不远处,其垂花门镌刻的“福寿康宁”4字工整且饱含书卷气韵。大宅中走出的杨氏子弟大多饱读诗书,其中一些人在上世纪初还是汤阴县带叱咤风云的人物。

村民介绍,杨配镐之子杨福田曾到湖南求学,此后历任民国时期汤阴县政府四区区长、公安局局长。日寇入侵中原时,杨福田毁家纾难,积极组织乡民自卫,他自已也加入了抗日的队伍。

杨配镐之孙杨时昌在抗战时期只身一人前往革命圣地延安,到抗目军政大学学习,投身革命事业。后来,杨时昌还参加了解放战争与抗美援朝。

杨配镐的另一个孙子杨时英选择加入“孙真会”,曾组织会众抵御土匪、保护乡邻。杨氏族人有各自的信念,选择了不同的道路,像陈忠实《白鹿原》中的人物样把爱恨情仇酸甜苦辣交织在一起,令人心生感慨。

这里曾是抗日根据地

毛连洞村的历史并非只是杨氏族人在书写,这座小山村本身也充满了传奇色彩。抗日战争时期,国共两党相继选择在毛连洞村建立抗日根据地,毛连洞村因此被记录在许多书刊中。

据《鹤壁市志》与《汤阴县志》记载,1938年,日寇攻陷汤阴县城,国民党县党部被迫迁到盘石头。1938年6月,国民党汤阴县政府的官员在中共党员闻允志、魏十篇的感召下重新组织县党部,并建立起县保安队。此时,杨福田则在家乡毛连洞积极组织抗日民团与日寇在太行山一带周旋。此后,杨福田组织的抗日民团被并入县保安队。

1940年,国民觉又将县党部移至毛连洞村,继续与日寇周旋。1940年10月初,新乡、安阳等地的日军集结后从水冶、鹿楼、鹤壁三个方向进攻林县。毛连洞是日军进入林具的必经之地,也是国民党县党部所在地。后来,国民觉军在毛连洞村痛击日寇。一天的夜里,七八百名日伪军士兵从鹿楼出发,在毛连洞村附近的毛山陷入预设的雷区,20余名日军士兵及60余名伪军士兵被炸死,100余名日伪军士兵被炸伤,毛山地雷战有力地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

1943年春,八路军太行七分区派蒋克诚率三十四团到鹤壁地区开展武装斗争,扩大根据地。为尽早在这一地区建立党组织,八路军一二九师政委邓小平先后派邢真、杨羽等人随蒋克诚团到鹤壁工作。他们在发动群众、打击敌人、建立抗日政权等工作的基础上,于1943年7月在毛连洞村成立了中共汤阴县委和汤阴县抗日民主政府,邢真任县委书记兼县大队政委,杨羽任县长兼县大队队长。

此后不久,中国共产党又成立了鹿楼、鹤壁集两个区,活动区域主要在平汉铁路以西的毛连洞、大小河涧、大小宽河、盘石头、将军墓、谭峪等20多个村。自此,汤西鹤壁地区树起了抗日民主政府的大旗,中国共产党领导这里的人民进行了轰轰烈烈的抗日斗争。1944年3月,中国共产党决定撤销中共汤阴县委和汤阴县抗日民主政府,成立中共淇汤联合县委,驻地迁至淇县西掌村。同时,淇汤县联合抗日民主政府也宣告成立。

这里曾是红色交通枢纽

另一件颇为传奇的经历丰富了毛连洞村的红色记忆。在抗日战争时期,毛连洞村因是豫北地区进出太行山的交通要道之一而成了红色交通线的枢纽。

1940年以后,日军在平汉铁路两侧和卫河沿岸增设据点,挖壤筑堡,对抗日根据地层层封锁、纵横分割,妄图切断冀鲁豫同太行革命根据地之间的联系。在日军对根据地进行反复“扫荡”层层封锁的严峻形势下,中国共产党秘密在豫北的敌占区建立了300余里长的红色交通线。

当时,途经鹤壁的红色交通线共有3条,分为南线、北

线和中线。其中,中线自沙区经浚县的聂村、小齐村、老关嘴、裴庄等村庄至汤阴宜沟三里屯越过平汉铁路,再经鹤壁的岔河、冷泉、柴厂、朔泉进入淇县的大柏峪、全寨村终点站,全长70多公里。中线进入鹤壁后,有时也经耿寺、鹿楼、谭峪、大河涧、小河涧、盘石头到林县终点站。而毛连洞村作为林县至汤阴的重要通道,也成了红色交通线上的枢后纽之一。

鹤壁范围内的红色交通线从建线至抗战胜利,共秘密掩护8000多人安全通过敌占区,其中包括刘少奇、邓小平、陈毅、肖华、杨勇、舒同、吕正操。

“深沟炮楼铁卡,事实嘲讽笑话,日寇此封锁,怎当我过如梭?寇贼今降,风展红旗如画。”一名中国共产党员在鹤壁伪装过境途中写下了该词讥讽日军的封锁形同虚设,革命道路无人可挡。

传承红色基因,讲好红色故事

承历史之创造,开时代之生面。在这里,我们坚持规划先行与高标准设计,突出顶层设计,明晰开发方向,严格落实管理方针,完整保护历史文物与民居古建筑。在这里,我们以全村留存的革命遗址为基础,共修复8个院落、144间红色建筑,它们沉默不言,却串联出我们记忆中的闪光。在这里,我们突出游击战背景,将八路军背靠太行山开展情报战、运输战的内容,结合古村落的驻军遗迹进行系列展示,形成具有特色的爱国主义教育与党性教育阵地,向党的100岁生日献礼!

发布时间:2021-04-25 08:02 来源:鹤壁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