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党史人物 >

刘志成和耿连峰

铡刀下的刘志成和耿连峰

 

1949年3月5日早上,中党地方武装浚县县大队副队长刘志成和连长耿连峰等18名同志,为掩护县大队安全转移,不幸陷入还乡团的魔掌。

当晚,匪首赵宗彦、李自彬等一群恶魔,提审了刘志成和耿连峰。

赵宗彦一边狞笑,一边踱着方步,悠然自得地说:“刘志成,我们又见面了!”

刘志成昂首挺胸,一言不答。

 “耿连峰,这方圆百里,你算第一条好汉。兄弟愿意和你结为朋友,怎么样?”

耿连峰轻蔑地“哼”了一声。

匪首李自彬走过来假仁假义地说:“四海之内皆兄弟,何分彼此?坐,请坐!”

刘志成和耿连峰岿然不动。

 “咱明人不说暗话,不愿交朋友也可以,只要你们说出县大队的去向,说出你们的负责人,我马上放了你们。"

 “呸!”耿连峰猛啐一口,高声喊到:“瞎了你们的狗眼!”

 “混帐!”赵宗彦恼羞成怒,不等李自彬说话,又指着耿连峰说:“我不信你们的骨头有多硬,给我打!”

匪兵一听指令,立即涌过来,顿时皮鞭木棍齐出,把刘志成和耿连峰打得皮开肉绽。

赵宗彦一拍桌子:“说不说?!”

 “不说!”耿连峰答。

 “上老虎凳……”

敌人把酷刑用尽,但迫使两位英雄低头的计划终成泡影。

第二天上午,浚县城西街关帝庙平台四周,站满了荷枪实弹的匪兵。平台的中央,并排放着两口铡刀。平台下面,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戒备森严,一派恐怖气氛。

9点多钟,一行行群众在还乡团的枪口逼迫下,来到关帝庙前。

一群匪徒把耿连峰和刘志成带到平台上。他俩拖着脚镣,背铐双手,衣服被皮鞭和棍棒撕成了碎条儿,遍体鳞伤,血肉模糊,但仍然昂首挺胸,步履坚定,眼睛里透射出逼人的光芒。

还乡团副团长张立志站在台前,面对台下的群众,声嘶力竭地说:“你们听着,我们又回来了!今后谁再私通共产党,就和他们一样下场……”

训话结束,几个匪兵拖出一捆秆草,七手八脚把刘志成的头颈裹起来,抬到铡刀下。面对敌人的凶残暴行,两位英雄面不改色,气不发喘,而刽子手们却心发颤,手发抖,一连换了三个铡刀手才把刘志成的头颅铡下。

台下的群众心如刀绞,悲痛欲绝。有的转过脸去,有的低下了头,还有许多人偷偷地抹眼泪。

耿连峰怒发冲冠,仇恨满胸。他拖着沉重的脚镣走到台前,向台下大喊:“乡亲们,不要难过,把头抬起来,把眼睁大点,看看敌人是怎样屠杀我们的!要记住这笔血债,血债一定要用血来还!”他又猛一转身,对匪徒喝道:“你们的手为什么发抖?心为什么发颤?是看到你们的末日了吧!哈哈,你们害怕了,你们是狗熊!你们躺到铡刀下,不用裹草,要是一下铡不掉你们的狗头,算你耿大爷不是一条好汉。”

面对耿连峰视死如归的英雄行为,匪徒们惊慌失措。有的用脚踢他,有的用枪托捅他,还有个匪徒拿毛巾去堵他的嘴。耿连峰一边挣扎,一边大喊:“铡吧!革命者是杀不完的,人民是杀不尽的!全国快要解放了,人民审判你们的日子也快到了!”这时他看到一个吸烟的匪徒,便对那匪徒说:“给大爷一根烟!”

匪徒一听耿连峰向他要烟,不由愣住了。给还是不给呢?他急得手足无措,惶恐不安。耿连峰又重复了一句:“来,给你大爷一根烟!”慑于耿连峰的威严,这匪徒不得不点上一支烟,送到耿连峰嘴边。

耿连峰吸着香烟,扭过脸去,对台下的群众点点头,又扭过身去,迈着坚定的步伐,走向敌人的铡刀。    

耿连峰壮烈牺牲了!大地为之动容,苍天为之悲哀,这时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雨滴和群众的泪滴混合在一起,点点滴滴,渗透在中华大地。

发布时间:2021-03-08 08:02 来源:鹤壁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