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党史人物 >

孙猛只

战斗英雄孙猛只

孙猛只,又名孙保平,1925年出生在鹤壁市西部山区唐庄村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岁时丧父,7岁时随改嫁的母亲来到盘石头村。继父张志学忠厚老实,以种地为生,尽管日出而作,日落而归,省吃俭用,一家人的生活依然捉襟见肘。孙保平从小就跟继父一道担负起了家庭生活的重担。

1943年5月的一天,共产党八路军来到盘石头发动群众参加抗日活动。猛只觉悟提高得很快,这年秋天,他当上武装民兵,不久又被选为盘石头村民兵队长、武委会主任、民兵联防队长。他决心用枪杆子同敌人斗争到底。1944年10月,他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

1947年8月初,汤阴县武委会组织了一支战斗力很强的武装民兵队伍——汤阴县独立支队,重点对付地主还乡团和反动会道门,猛只被任命为独立支队队长。这支队伍一建立,便深入敌后,直插敌人的心脏,到处消灭敌人。1947年8月10日夜,独立支队一个班被150多名还乡团、会道门武装包围在张盖村一座小楼里。猛只闻讯后,立即带人赶来救援。他身先士卒,端着机枪冲锋在前,当跟在他身后的战友刚刚喊出“老猛来啦”的话时,他已奋不顾身地闯入敌群。机枪突突地吼叫着,敌人吓得抱头鼠窜。猛只如入无人之境,敌人只嫌腿短,丢下了十几具尸体,十几支枪,奔命溃散。这一仗,打出了独立支队的威风,敌人一听猛只的名子,就被吓得丧魂落魄。

1947年10月22日,敌人纠集武装会队500余人,向解放区李家营一带村庄进攻。县指挥部立即组织力量,决定彻底消灭这股反动武装。猛只接到命令,当即率领独立支队,设伏于东漳湾村边。敌人发动进攻时,猛只指挥独立支队,以闪电般的速度,勇猛冲向敌人。敌人一见是独立支队,胡乱放了几枪便丢下几个伤兵,没命地仓皇逃窜。23日下午4时,指挥部发出向敌人全面进攻的命令。猛只率领独立支队,一声不响地从李家营迂回到敌人的背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然出现在敌人面前。敌人目瞪口呆,做梦也想不到独立支队会从背后杀来。敌人狼狈地四散溃逃,一个比一个跑得快。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战斗,敌人被彻底打垮了。独立支队毙敌8人,伤敌4人,俘敌3人,并缴获大量枪支弹药,彻底粉碎了敌人的所谓“蚕食”抢粮计划。

敌人在李家营失败后,又纠集人马,在李朱村一带嚣张起来。为了消灭这股敌人,在周密侦察和掌握了敌人行动规律后,11月10日夜,正当敌人做着美梦的时候,独立支队的枪口已对准了他们宿营的窗口。猛只一声令下,100多名独立支队战士的枪响了,枪声划破了夜空,震昏了敌人。200多名还乡团,纷纷奔命而逃,有的向东,有的向西,敌人完全失去了指挥。这一仗毙敌20余名,缴获枪支50多支,驻李朱村的还乡团被打垮了。

独立支队在猛只指挥下,自建立以来,基本上没打过败仗,成为平汉路以东刺向敌人心脏的一把尖刀。在几个月的战斗中,猛只荣立大功1次,一等功3次,二等功2次。

勇猛善战的独立支队,震慑和威胁着国民党及地主阶级的统治,敌人以百倍的疯狂寻求机会报复。1947年12月的一天早晨,还乡团、反动会道门勾结国民党四十军,几股反动势力联合一起向驻扎在汤阴城西南大光村的独立支队发动了进攻。敌人的进攻是有准备的,他们事先得到了独立支队驻大光村的情报,然后纠集了500多人马以正规军为主力,以偷袭的方式,从三面向大光村包围过来。

太阳刚露头的时候,敌人摸到大光村东铁路东侧停下了,他们不敢贸然前进。独立支队的哨兵发现了敌情,立即向队部报告。面对如此严峻的形势,为减少损失,猛只当即决定自己带一个中队抢占大光村东的铁路桥,掩护部队向西部山区撤退。

猛只抱起一挺机枪,带领30多名战士迅速占领了铁路桥。敌人开始进攻了,战斗异常激烈。猛只和他的战友们利用有利地形,勇猛地向敌人射击,迫使敌人不能前进一步。当战斗坚持了半个小时后,村里独立支队的同志已全部撤走。于是,猛只命令阵地上的所有战士撤离,他自己留下阻击敌人。战友劝他一起撤,他说:“一起撤,谁也活不成!快撤!这是命令!”

阵地上只留下猛只一个人。当战友们撤出阵地后,成群的敌人向他围上来,他愤怒地从地上站起,端着机枪边扫射边喊着,“狗日的来吧!狗日的来吧!”这便是他临终之际的话,直至流尽最后一滴血。此时,他刚满22岁。

敌人撤走后,战友们立刻返回大光村。看到猛只的尸体,所有的同志都大哭起来,哽咽之声,抽泣之语,震撼大地。中汤阴县委和县政府在驻地鹤壁集为这位英雄召开了数千人参加的追悼大会。当县长王贵新在悼词中念到“猛只,这个闪光的名字,我们将永远记着他,他的英雄业绩将永远载入党的史册,永垂不朽”这几句话时,会场里响起一片怀念烈士的悲泣声。

发布时间:2021-03-08 08:10 来源:鹤壁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