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党史人物 >

孙蓬莲

1946年10月,驻守豫北的国民党军、国民党地方政府及其反动武装大举向鹤壁辖区的解放区进攻。为保存实力,鹤壁集党组织率民兵转移到山里,不少群众也跟着队伍进了山,鹤壁集的局势一下子紧张起来。

腊月里的一天早上,天还没大亮,鹤壁集农会会员、妇女干部孙蓬莲就出了家门。民兵队伍走了,党员大部分走了,可村里的工作不能瘫痪。地下党组织指示妇女会负责交通站,自己一定要千方百计按时把情报交到交通员手中。孙蓬莲一边琢磨着一边就到了街上。孙蓬莲装作串门的样子,一连联络了五个人,大家分头工作,敌军情报被迅速收集上来。

入夜,到处静悄悄的,只有敌哨兵敲打的破锣声在静寂的夜空中响着,家家户户早早地都上了门。突然,“砰!砰!砰!”孙蓬莲家的窗户上响起了轻微的扣击声。“谁?”正在煤油灯下考虑情报问题的孙蓬莲,警觉地站了起来。再一听“砰!砰!……”不紧不慢的联络暗号就知道是自己人。孙蓬莲把门开了,外面迅速闪进一个人,“老曹,是你!”来人正是孙蓬莲盼望已久的联络员。

夜,更深了,联络员要回去了,孙蓬莲低声说:“告诉领导不用担心村里的工作,有咱们在,绝不能让党的工作受损失!”任务完成了,孙蓬莲心中感到了无限的欣慰。

天有不测风云,联络员在回山里的路上,被敌人抓住,从而厄运也降到了孙蓬莲的头上,一队匪徒如狼似虎地闯入孙蓬莲的家。全家人还来不及反应,刀尖、枪口就对准了他们。

出了乱子?交通站?情报联络员?孙蓬莲脑子里闪出一连串的问号,但她马上又镇定下来。在敌人面前要冷静,坚强。

“俺就是孙蓬莲,天大的事,都是我的。”她指了指丈夫和孩子,又说,“跟他们没关系。”在敌人的刺刀下,她从容地走出了自己的家门。

接下来是严刑拷打,一时她被打得满身青肿,鲜血直流,昏过去又醒过来,醒过来又昏过去。敌人软硬兼施,连续追问:“八路军派来多少人?谁是共产党?农会干部和民兵都跑到哪里去了?你说了饶你性命,不说就打死你!”但孙蓬莲总是冷冷的一句话:“不知道。”嘴唇咬出了血,身上紫一道、青一道。为了人民的利益,孙蓬莲忍受了非人的折磨,却不曾有过一丝一毫的动摇。

敌人从孙蓬莲身上捞不到任何东西,决定将她押往汤阴监狱。临走的前一天,敌人允许她同丈夫和孩子见上一面。一家三口,心里都象刀绞似的,5岁的儿子,紧紧抓住母亲的手,想喊“娘”又不敢开口,丈夫望着妻子,欲语难言。“俺怕是没有回来的可能了……”孙蓬莲拉着丈夫和孩子,酸、甜、辣、苦一时都涌上心头。在即将永别的亲人面前,她怎么也止不住自己的眼泪。她是个好母亲,是个好妻子,她有一个清贫却温暖的家。才31岁,她是多么想同亲人们生活在一起呀!马上要解放了,好日子要来了,可是她这一去凶多吉少啊!她一手紧紧把孩子搂在怀里,一手拉着丈夫泣不成声地说:“往后俺不在,你要好好照顾咱们的孩子,长大跟着毛主席……”她把仅有的一副手镯悄悄摘下来,交给丈夫。她把母亲和妻子的心都留在了家里……。

孙蓬莲被押送到汤阴县监狱以后,敌人再次对她进行严刑审讯,仍然一无所获。敌人无计可施,就在1 9 4 7年的农历正月三十对她下了毒手。

临刑前在汤阴县示众,孙蓬莲毫无惧色地一路高喊革命口号,鼓舞群众迎接解放。

孙蓬莲和另两位女英烈一起被活埋在汤阴汤河桥下。刑场上,孙蓬莲坚贞不屈,视死如归。土埋到她的胸口时,她还高声痛骂敌人:“你们这帮狗东西,今天活埋了我,明天八路军打过来,会给我报仇的……”

发布时间:2021-03-02 08:46 来源:鹤壁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