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党史人物 >

李明德

英勇不屈的区委书记

抗日战争时期,浚县善堂乡一带,属高陵县一区。那时,这一带环境恶劣,斗争复杂,郭小寨匪首孙步月公开投降日军,勾结叛徒吴兰田,经常配合日军到解放区进行扫荡,推行惨绝人寰的“三光”政策。

李明德出生在山东省曹县李庄村一个贫苦农民家里。“七·七”事变后,他不忍祖国遭受外来侵略,积极投入到抗日行列。1941年4月,他在冀鲁豫区党委党校学习后,任高陵县一区(现浚县善堂乡一带)党委书记。秋天,县委正在邵村开会,突然民兵报告:“孙步月会团过来了,已到后村……”县委马上停止开会,撤离转移。李明德为了保护县委领导机关安全转移,自己担任了掩护的任务,终因敌众我寡,不幸被捕。

孙步月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可一见被捆绑的李明德,却一反常态,皮笑肉不笑地说:“兄弟请坐吧,可不要凭血气之勇,轻死忘生啊!”

李明德昂首屹立,一动不动。

孙步月眉头一皱,狞笑着说:“兄弟年纪轻轻,临危不惧,也算个英雄,佩服!佩服!可是,兄弟岂不知‘识时务者为俊杰’,只要说声归降,便可活命,何乐而不为呢?奉劝兄弟,人生只有一次,现在是权衡利弊的时候了。”

李明德哼了一声,随即放声大笑,接着猛啐一口:“屁话,难道认贼作父,卖国求荣,也算是识时务吗?”

孙步月张口结舌,无言可答,脸色由红变白,又由白变红。但是,为了使李明德屈服,他忍气吞声,和颜悦色地说:“咱不谈政治。可咱们都是人,是人就得活下去,你没看现在是谁的天下?老弟放聪明一点吧!”

“哼!”李明德不屑一顾。

“你是一条好汉!”孙步月又劝道:“我可以保举你。兄弟若一意孤行,我也就顾不得了,只好把你交给吴司令。不过……”孙步月又看看李明德,李明德仍无动于衷。孙步月无可奈何,叹口气道:“到了那里你可别埋怨老哥了,还是想开一点吧!”

“要命有一条,要我低头你是妄想!”李明德从容答道。

孙步月摆摆手,李明德被押走了。

吴兰田是个反共老手,心恨手毒,听说送来了共产党区委书记,就亲自审讯。

审讯大厅,冲门大案正中坐着一脸横肉的吴兰田,两边陪坐着几个横眉竖眼的家伙,两侧还站立着十几个挽袖卡腰的刽子手,地下摆放着各种刑具。院内哨兵持枪肃立,戒备森严。

吴兰田鼓起一脸横肉,瞪起三角眼,嘶哑着嗓子,指名道姓地说:“李明德,你们的人都到哪里去了?都谁是共产党员?”

李明德昂然不答。    

吴兰田一边用恶毒的语言咒骂共产党,一边凶相毕露地逼问:“说了饶你不死,不说杀头示众!”

李明德按捺不住满腔怒火,挺起胸膛大声说:“你这个无耻的叛徒,汉奸,告诉你,自从进了你们的魔窟,我就没准备活着出去。中国人民是杀不完的,共产党是杀不完的,终有一天,人民是不会饶过你们的!”

吴兰田恼羞成怒,霍地跳了起来,凶神恶煞地吼叫着,“动刑!往死里打!看你的嘴硬,还是老子的棍子硬!”

一阵皮鞭过后,李明德的衣服被撕裂成条,遍体鳞伤,鲜血淋淋。吴兰田余怒未息,瞪起血红的眼睛,又声嘶力竭地命令道:“夹起来!”刽子手将李明德的双手夹起,把锋利的竹签一一钉入他的手指。十指连心,痛得李明德嘴唇咬出了血,豆大的汗珠,簌簌直往下滚,终手昏过去了。

吴兰田气急败坏地指令刽子手“冷水激顶”。李明德慢慢苏醒过来,坐到地下,又猛然站起来,面对残暴的敌人,咬着牙,眼里迸射出利剑似的光芒,直盯着吴兰田说:“吴兰田,要想你爷爷出卖灵魂,弯腰屈服,除非日出西山!你们是兔子尾巴长不了了!”

吴兰田又羞又恼,恶狼般地暴跳起来,嚎叫着:“动大刑!”刽子手又对李明德采用石磨重压、坐老虎凳等酷刑。虽百般折磨,但李明德视死如归,毫无惧色,骂不绝口。吴匪无计可施,又下令将李明德活活钉在白道口南门上。几天后,吴兰田率众匪又亲临劝降,遭李明德痛斥。吴匪当即指令刽子手用刺刀将李明德剖腹,一刀刀刮死。临死前,李明德还断断续续地喊着:“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打倒叛徒吴兰田!中国共产党万岁!”就义时年仅二十三岁。

发布时间:2021-03-02 08:50 来源:鹤壁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