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党史人物 >

罗新明

酷刑之下

1930年7月,中共直南特委派魏十篇、马五江、齐彭育来河南开展地下工作,在赵岗学校以教学为掩护,暗中建立了“中共奇训区委员会”。赵岗村有个小伙子叫罗新明,高高的个子,大大的眼睛,既聪明又英俊。他忙时种地,闲时做“帽头”,经常赶集上会做买卖。他为人忠厚老实,说话和气,人们都愿和他交往。思想进步的罗新明常与魏、马、齐接触,还利用赶集上会的机会,散发传单,宣传革命道理。1930年底,他积极配合“奇训区委”谋划革命暴动,因行动不够隐蔽,被地主豪绅察觉,纠集反动武装到学校闹事。在敌众我寡的形势下,为保存革命力量,“中共奇训区委”决定离开学校。

魏十篇等人走后,地主豪绅们把学生锁到屋里,威逼要人。罗新明发动学生家长和进步群众,对地主开展说理斗争,迫使他们放出了学生。这一下惹恼了那些地主豪绅们,他们联名到国民党河南省政府告状,说罗新明是中共党员。

1932年7月15日,天刚蒙蒙亮,国民党浚县县政府大队人马出动,把赵岗村围了个水泄不通。猪头大队长带领人马如狼似虎地直扑罗新明家里。猪头大队长一声令下,那些喽啰们七手八脚地把罗新明捆起来,押送到国民党县政府。

猪头大队长毕恭毕敬地给县长敬礼报告:“大人,案犯带到了。”国民党县长认为抓住了共产党的大人物,眯缝着两只眼,问也没问一声,头一摆:“带到大队部,重刑严守。”大队部戒备森严,匪兵持枪肃立,如临大敌,一声吆喝给罗新明带上了重重的脚镣,然后把他紧紧地捆绑在柱子上。

午夜,国民党县政府组织了24人的马队,5辆自行车队,一个排的步兵队,把罗新明押送至滑县道口上火车,直押开封。案件由国民党开封特派行营绥靖公署军法处审理,河南督军刘峙监理,军法处廖法官主审。廖法官装腔作势地说:“刘督军公务繁重,日理万机,是日亲此,乃君之幸,府籍所为,尽详陈……”“叫我说啥呀?”罗新明故作不知地问。“你在家都干些什么?”“种地,做帽头。”罗新明爽朗地回答。廖法官头一歪说: “我不是问你这个,我是问你什么时候参加了共产党?”“啥是共产党?”罗新明装作不懂。刘峙眉毛一拧,咬牙切齿地说:“装洋迷。来,杖鞭四十!”刽子手举起长蛇般的皮鞭,“啪!啪!……”抽打个不停,鞭起鞭落,顿时,皮开肉绽,鲜血淋淋。廖法官得意地说:“怎么样?是说还是不说?”罗新明斩钉截铁地回答:“不知道。”刘峙气急败坏,怒吼起来。“不动大刑量你不招,动大刑。”陡然,几个刽子手给罗新明上了压杠,压昏过去,再用冷水喷醒过来,再逼问。罗新明忍着巨痛,坚定地说:“在俺那二十里内外查出我是共产党,愿叫枪毙。”廖法官脑袋晃了晃,狡猾地冷笑两声,威吓他说:“我看你就是共产党,明天就枪毙。”说着把罗新明抬上“老虎凳”,压杆加撑杆,罗新明几次昏死过去。罗新明被折磨得死去活来,衣服湿透了,头上豆大的汗珠,簌簌地直往下滚。他忍着钻心的疼痛,嘴唇蠕动着说:“不用说了,愿枪毙就枪毙好了。”审讯失败了,廖法官命令几个刽子手把罗新明拖出审讯室。面对凶恶的敌人,罗新明早把生死置之度外,大骂敌人不止。几个刽子手狠狠地把罗新明摔在地上,“你这家伙还骂!”“那么多人都不冤枉,就冤枉你?”

国民党中央委员张群进行复审时,嘴角露出奸诈的狞笑,装出一副惋惜的面孔,慢条斯理地说:“你很穷,只要承认是共产党,就给你自由,要干事、要钱都可以。”“我没那个福气!”罗新明鄙视地答道。“你都开过什么会?”“新镇会、滑县会、淇县会、白道口会。”罗新明慨然作答。张群听了为之一振,忙追问:“这些会都是干什么的?”“这些会都是老会,年年有,尽是买卖东西的。”罗新明不紧不慢地说。张群狠狠地瞪了一眼,不满地说:“我不是问你这个,是问共产党让你开过什么会?”“什么会也没开过。”罗新明坦然回答。就这样,在敌人的酷刑之下,罗新明始终坚贞不屈。

百余天的审讯结束了,罗新明被无辜判了7年徒刑,转押开封第一监狱,在这里忍受着饥饿的威胁和疾病的折磨。直到“西安事变”后,蒋介石被迫接受“释放一切政治犯”的条件,罗新明才于1937年11月获释出狱。出狱后,几经周折,他终于找到了八路军,又回到革命队伍中来。

发布时间:2021-03-02 08:50 来源:鹤壁新闻网